[转贴]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郭于华

为奥运成功举办而欢欣的激情还未退去,“三鹿毒奶粉”事件已提上案头。这又是一次触动人们内心、冲击道德底线的事件,以至有人惊呼:这是一个怎样的民族,竟然对自己的下一代下毒手!?

暂且不说毒奶粉是由于“不法分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所致”是多么不能自圆其说,也不谈“下毒元凶耿氏兄弟(挤奶户)已经被捕”是如何荒谬可笑(也太低估中国民众特别是网民的智商了吧),人们对“三鹿事件”的共识之一是:这只是“冰山一角”,其下的水到底有多深、有多浑还无法度量。这不,写到这时,刚刚听到“22家奶粉生产企业69批次产品检出三聚氰胺”的噩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其实听到这类消息已经不太让人感到震惊了,我想,一方面是因为习惯而麻木,另一方面也多少是预料之中了。

千万别跟我们说这只是“个别”现象、特殊事端。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我们不知道下一次将是什么(但知道还会有下一次),也揣测不出底线在哪里。作为一个中国的普通消费者,难道真的需要炼就百毒不侵、千毒不坏的金刚之身吗?而这次的受害者却是新生稚嫩的祖国花朵啊!

稍微回顾一下,近年来我们不断地受到食品安全问题(当然不只是食品安全问题,其背后是什么问题大家心知肚明)的刺激:从“注水肉”到“瘦肉精”,从“掉白块 ”到“苏丹红”,从“毒粉丝”到“毒大米”,从“二甘醇”到“三聚氰胺”,从“大头娃”到“结石儿”……,层出不穷;而且由此形成一种恶性互动的怪圈:制造毒大米的人当然不吃自己生产的米,可能选择吃面;而向面粉里掺滑石粉大白粉的则可能选择吃大米;造毒奶粉的绝不喝自己生产的奶,或许选择喝豆奶,可别忘了豆奶中毒事件也曾发生;好吧,既然猪肉可能注水或含瘦肉精,禽蛋产品可能有丽红素,那大家就多吃天然的蔬菜水果吧,可是别忘了,菜农却可能种一小块不施农药化肥的菜地自己消费,而把有化肥农药甚至是剧毒农药残留的菜卖给其他消费者。如此,所有的造假者、掺毒者同时也是其他有毒有害食品的食用者。呜呼!难道这是一个造假成性的民族?这是一个相互投毒的社会?

我在多年前曾写过一篇《培养精明人的社会》的文章,提到在一个没有规范的市场、合理而有效的制度的社会中,普通消费者就会逐渐趋于“精明”甚至全知全能,否则就只能自认倒霉。而在这种社会中交易成本高得惊人,人们活得不堪其累。工于算计的“精明人”与小人的距离已不遥远,而如今“小人”早已被超越,这是一个盛产恶人的社会。这个社会究竟怎么了?

网上一篇贴子说得好:生产害人奶粉的人,生产伪劣产品的人,可能就是跟我们很近很近的那些亲友,那些没有权势的弱者,那些普普通通的民众。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具体数量有多少,只知道他们是一个个的个体,汇聚成一个个小的利益团体,就溶入我们中间,甚至和我们血肉相连,但我们却分辨不出来。他们一方面从来是社会伤害的承受者,另一方面也是道德沦丧的推波助澜者,向正义和良知低头的伪劣商品的制造者、经营者。当太多来自官方腐败的丑恶开始掠夺我们的善良时,加入群体的人也就跟着越来越多,自觉和不自觉、有意识和无意识相结合,终于导致了整个社会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的集体麻木和对生命尊严的漠视与践踏。……这道理好比众人都砍了一刀的话,谁也不用为死者负责一样。因此,不会有多少人会在良心和道义上背负沉甸甸的负罪感,相反,他们还会心安理得地享受体面工作换来的工资和安稳。问题是:我们是怎么走到这样一条没有诚信、没有声誉、没有畏惧、没有神圣、人人都要为道德的沦丧买单的绝路上来的呢?(《改革内参》蓝艺: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信仰)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使人想起阿伦特所分析的“平庸的恶” ——与纳粹和斯大林主义的“激进的邪恶”、极端的邪恶相对应的“平庸的邪恶”。作为这种“平庸的恶”的体现者阿道夫.艾克曼,“一个看上去彬彬有礼的人,他在种族屠杀中犯下弥天大罪,而他的动机却是极平常的服从命令和尽忠职守。在艾克曼身上,阿伦特看到了邪恶平庸的活生生的体现:除了一心向上爬之外,艾克曼确实没有任何动机,……用通俗的话来说,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所体现的邪恶平庸指的是无思想,甚至无动机地按罪恶统治的法规办事,并因而心安理得地逃避自己行为的一切道德责任。邪恶因动机的肤浅而平庸,邪恶的动机是平平常常的人性弱点,这动机人人能懂,并不需要高远深奥的理论解释”(见徐贲:平庸的邪恶和个人在专制制度下的道德责任)。

多种婴幼儿奶粉含三聚氰胺事件表明,这种“平庸的恶”已经渗透到整个社会的肌体,其结果就是整个信任结构的崩塌,就是恶人当道、小人得志,就是相互投毒的社会。

平庸而普遍的恶是如何形成的?有人归结为利益,有人归结为信仰(文化),有人归结为人性,有人归结为制度。在我看来,谋利型权力(争夺利益;放弃责任)所形成的制度条件,造成了制度、文化与人性的恶性互动,致使整个社会相互欺骗、相互“投毒”——商家、厂家欺骗消费者,教师欺骗学生,公仆欺骗百姓,所有人欺骗所有人。于是从官员到民众,从精英到平民,从上层到底层竞相沉沦,加速度地堕落。落到什么时候是底?谁又如何守得住底线?

张五常教授最近说:由经济的高增长证明“中国的整体制度是最好的。腐败没那么严重。全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制度。其中的沙石可以修改一下”。我宁愿相信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可眼前的现实却怎么让人感到不只是“沙石”出了问题,而是整个结构坏了、烂了呢?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