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中国人永远不能是公民?

 

如果中国人成为公民,就彻底违反了孔教规定的“家——国——天下”的思维定势。统治者就不再是孔教规定的那个全知全能的贤明的大家长,无法再“为民作主” 了。这等于让统治者自动放弃做全民大家长的道德责任,没有哪个中国读书人能够接受。自从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无论人们思想再怎么解放,也绝无可能突破这一樊篱。

因此,我们在这儿遇到的又是一个恶性依赖关系:一个大一统的无限政府需要孔教作为统一人民的思想,以证明其存在的道义合理性,而一旦维持这种政府成了统治者不容推卸的道德责任之后,那“早熟的极权社会制度”的枷锁便再也无法解脱下来了。这不但是过往无数帝王的困境,也仍然是今日当局的困境。中国社会当然也绝无可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中国人当然也绝无可能成为公民。

可悲的是人们至今尚不明白,还要像无数皇帝先辈一样,冒充全知全能、公正无私的全民大家长,虽然发现自己力有所不逮,然而想到的不是放权,从国家的经济生活、文化生活等领域里逐渐撤出,却是“加强执政能力”,以便完成那所有皇帝前辈都失败了的“为民作主”的历史使命。如此折腾下去,当然就只能适得其反,中国绝无可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中国人当然也绝无可能成为公民。

如上所述,不难看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百年民主之梦不能成功,其背后乃是儒家文化之内在要求在背后作梗,中国所谓的“社会主义理想” 并非纯粹的舶来品,在很大程度上符合中国人的千载“大同情结”。哪怕是今天的读者,恐怕也要认为儒家那“大同理想”确实是一个理想境界。即使看出它的推行一定要采取独裁,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认同,却不会想到那独裁使得原有的社会弊病更加恶化,社会现实偏离“大同”更为遥远,变成所谓“吃人”了。

所以,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就中国来说。用艾米莉勃朗特的一句诗来说:“不要再奋斗了,一切都是枉然。”中国人永远不能是公民。只能永远是“宋末出现资本主义萌芽”、“明末出现资本主义萌芽”那些郑重其事的笑话。

中国的教育永远是“教育为君王统治服务”模式。

中国最早的5所大学是基督教主办的,独立、民主、自由是大学教育的精髓,现在的大学精神都源于那个时代。教育是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以及思维能力,锻炼学生成为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这是自由的一个方面。可惜中国没成气侯,还是沿用传统的“教育为君王统治服务”模式。

然而,有教无类的“教育为君王统治服务”就是儒家最大的“良知”。也是孔教得以在中国成功的秘诀所在。老子早说过了:“民之难治,以其智多”。聪明多知的百姓不但无助于维护统治秩序,反而适足以动摇之。统治者需要的是绝对服从上级的百姓,这就是孔教最大的“良知”。孔子对此毫不含糊,直接就说:“小人学道而易使”,也就是“教育为君王统治服务” 。

儒家的有教无类的“教育为君王统治服务”模式,孔子本人带头主张“为亲者讳,为尊者讳”、“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提倡出于主观价值观念去有意撒谎。为后人盛赞的所谓“孔子删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使用的“微言大义”,无非就是用褒义、贬义词去取代中性词,使得事实陈述变成了价值判断,弄到后来,读书人只能说假话而不能说真话,所以使得一代代中国读书人只能永远跟自我割裂,使自我变成伪人、假人。做人永远都不能做一个真实的人,永远都只能说大话、空话、假话、谎话。这就叫“人格分裂”。一个庞大民族,却陷入大话、空话、假话、谎话….等等的流沙之中,难以自拔。使我们中国人具备了很多种可怕的特徵……。

所以,就中国来说,不要再奋斗了,一切都是枉然。中国的教育永远是“教育为君王统治服务”模式。

 

这是事实陈述,中国越奋斗越倒退。

在人类的幼稚时代,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看见了自私的恶果,自私导致的自我扩张必须加以约束,不能泛滥到损人利己坑蒙拐骗的地步,尽可能地减轻或避免它因引起内斗而对社会产生的杀伤作用,于是,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便特别强调道德约束这一条。但在西方,因理性西方人很快就认识到其中的错误观念,这才有文艺复兴以来反道德的个性解放。而宗教改革就是通向个性自由之路,那就是:“天赋人权”。

所谓个性解放,其实就是承认自私的合法地位,把自私和罪恶脱了钩,只让它的建设性作用发挥出来,认识到只有不加合理抑制和疏导的自私才会导致罪恶。可惜咱们的老祖宗却死也弄不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强调道德便到了荒唐的地步,弄到后来宋代的宋儒居然喊出“去人欲,存天理”的反动口号来。违反糟蹋人性的结果,就是造出了个伪君子(=君子)之邦。社会失去了发展的原动力,合理的自我扩张的河道给堵死了,变成了靠专门在政治上坑害同类来谋求一己荣华富贵的普遍实践。社会生产停滞不前,内斗却如火如荼,社会全面堕落….

欧洲的前半截经历颇像中国的经历,他们有古希腊罗马的灿烂时代,有中世纪的万象肃杀和文明毁灭。中国也有春秋战国的辉煌时代,也有随着大一统而来的万象肃杀和文明倒退。这两者共同之处文明繁荣时期都是学者具有高度思想自由的时代,而万象肃杀的时期都实行了思想专制。虽然欧洲没有实行政治上的统一,但在精神上却彻底沦于罗马教廷的思想统治之下,丧失了经典时代的思想自由。黑格尔准确地观察到了这一点,只是他用艰深的哲学术语作了包装而已。

中国和西方的区别,只在于后半段。西方人家有文艺复兴宗教改革而重获思想自由,文艺复兴是反道德的个性解放。而宗教改革就是通向个性自由之路,那就是:“天赋人权”。 “天赋人权”孕育“三权分立”,“三权分立”又滋养着“天赋人权”。就这样在相辅相成中越来越善践行了数百年。而咱们中国越奋斗越倒退,在摆脱了孔教的鸟笼后,又自行套上斯大林的更加密不透风的紧身衣,于是便出现了历代从未发生过的文明毁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